2017第一篇

昨晚几乎是睡着过了跨年,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子做。被吵醒了说要倒数,跟2016说再见的时候,已经省下7分钟,匆匆忙忙披上衣服,到厅里坐着打开电视机,转到某个频道看着纽约那边的3个小时之前的倒数(纽约时区比温哥华时区早三个小时)。

人,可能长大了之后,很多东西都不知足,要越来越多,例如要有车,然后要有更好的车,再然后要有更好更多的车,这个洞可能永远无法填满。但是另外一个方面,人好像越来越不关心某些东西,例如跨年的倒数,还有因为新年而燃烧的烟花。以前会觉得跨年会很兴奋,提早就组织一下跟谁见见,约哪个开个party。而现在就不要搞我了,让我静静地在家,从2016年睡到2017年就很开心。

继续阅读>>>

睡眠 = 奢侈

曾经总觉得时间太少,所以错误地去争取一分一秒来学习也好,工作也好,如果在重要的事情当中要我去取舍,我第一个放弃的是自己的睡眠时间。经常三更半夜依然对着电脑来写着各种逻辑。而现在,我最希望的就能有一个不被扰乱的睡眠。我笑着跟家人说,我今年圣诞+新年+明年生日最想要的就是一个好睡眠,不容易啊。

现在周一到周五要上班,然后下班回来又要做另一份工作(工作头衔是:爸爸),然后手头上的to-do list越来越长,几乎一天给我48个小时我也需要几个月才能完成,无形之中给我很大的压力。不过你现在问我什么可以取舍,第一个放弃的肯定不再是睡眠时间。我早几天试过上班的时候,坐到空铁总站,然后又同一列车往后坐了两个站我才醒,而且也试过几次抱着女儿在椅子上坐着的时候,竟然连自己睡着也不知道——上一次发生是我喝醉之后去看《星球大战》。。。

继续阅读>>>

终于等到新的电脑

10月28号订的电脑,11月25号来到,可惜因为下图的问题,用了三个小时之后不得不退回去给苹果,然后再次等了一个多月,到了昨天12月28号终于来到。

DOA 2016 Macbook Pro

因为一直有用Time Machine来备份,所以转移一下数据过去新电脑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可以正式在电脑上面工作。

继续阅读>>>

又从多说转回 Disqus

因为柳小姐的建议,所以将这次恢复博客过程当中拿掉的多说评论系统放回来。能用是能用,但是发现一点问题就是对于 https 的支持不是太好。例如说,如果在评论里面插入表情,那些表情 emoji 图片是放在新浪的 http 服务器,这样子 Google Chrome 就会报 Mixed Content 的错误,也会说我的博客不是完全的安全。所以没有办法,我要么自己写一个放在 Heroku,要么转回 Disqus。考虑到我现在时间的充分性,暂时先转回 Disqus,以后有精力再写一个“特供版本”给这个博客。

继续阅读>>>

假期后第一个工作天

刚放完假,今天我是在床上等到闹钟最后一次响我才愿意起床。路上的积雪都变成了冰水,走在上面挺辛苦的,还好穿了防水皮鞋,里面还是挺干爽,不然一整天不知道怎么熬过去。回到公司,发现我们这层我是第三个到达,而我们团队没有一个人到。假期后遗症啊!看来今天的工作产能不会太高。

从一位前辈口中知道他在准备用 PWA(Progressive Web App)来做点东西,刚好我近来刚得知有 Google 的 AMP (Accelerated Mobile Pages),还以为是同一样东西。结果搜索起来真发觉自己井底蛙,新的东西越来越多了,而自己进步的速度太慢。。。除了“没有时间”,还有没有好一点的借口可以用一下啊?

今天也刚知道有apiary.io,感觉挺有趣就打算试一下,然后用 GitHub 帐号来创建了一个,然后发觉apiary竟然的默认用户名字是我的GitHub first name + last name,这不符合我的习惯啊,所以就断开了GitHub的连接,然后将电子邮件修改了。接着将GitHub的名字改了,重新创建一次,这下得到我想要的用户名字,就将GitHub名字改回来。

继续阅读>>>

2016的Boxing Day

首先吐槽一下苹果。10月底,苹果公布了2016的Macbook Pro。说真的,其实我并没有任何惊叹的感觉,那一条Touch Bar有用吗?绝对有,特别是引入了Touch ID,很多程序我就不需要重复输入密码。但是一条Touch Bar能说是“革命性产品”么?我又不这么觉得。无奈我现在用的这一台电脑已经是2011年的Macbook Air,已经开始逐渐无法满足我的工作需要,所以也预订了新的电脑。

继续阅读>>>

恢复博客

今天真是神奇的一天,经常在清理家中杂物的时候,无意中发现这个USB盘,在扔掉之前查看一下内容,发现了在GitCafe用Jekyll 2来架设的博客Markdown文件。

继续阅读>>>